您好,欢迎来中国国家品牌网 用户名: 密码:
首页 > 防伪技术

锯齿防伪:一场持续20年的防伪技术战

来源:经济观察报    2018-03-21

    2015年,海南拍拍看公司信息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拍拍看公司”)董事长陈明发接到了客户的投诉,客户反映他们提供的防伪二维码打印出来总是有一些“毛边”,不美观。

    接到投诉后,陈明发和团队经过数次的调整,发现“毛边”是无法去除的,不论屏幕上二维码有多么的清晰,一旦打印出来,墨水就会在纸张上扩散,形成一些微小的“锯齿”。

    正在一筹莫展之时,陈明发突然想到,锯齿是随机形成的,具备了不可复制性,而且又在所有的打印品中存在,基于以上两种特性可以让“锯齿”成为一个防伪标志。受这一事件的启发,陈明发在2018年3月初推出了新一代的防伪技术。“锯齿防伪技术”已经是陈明发推出的第三代防伪技术了,在过去的24年中,陈明发曾相继推出过“电码防伪技术”和“纹理防伪技术”。

    这些防伪技术最终指向了一个广阔的战场:“打假”。作为一贯困扰中国制造业的“痼疾”,假货问题并没有伴随着中国经济转轨而自然减少,反而呈现更加严重的趋势。另一方面,消费升级趋势的出现,又让打假这一问题变得格外重要。

    假货问题加剧的原因之一是,新的技术平台或技术手段让造假出现了一些新的特点,比如造假产业链呈现点状分布等,这提升了打假的难度。

    但在陈明发看来,新的平台和手段同样也给“防伪”,提供了新的思路。“比如智能手机的出现和普及,给大多数人提供了便捷的‘检测仪器’,降低了打假的成本和难度,从技术意义上,让消费者也能参与到打假的环节中”,陈明发对经济观察报表示。

    “尽管假货牵扯到复杂的经济、社会学问题,但是新的技术工具一定会降低打假的难度。”陈明发对经济观察报表示。

    打假该打哪?

    在过去的数十年时间中,假货始终是困扰中国制造业的一个痛点,多方面的监管投入却始终未能遏制住假货上升的势头。

    陈明发向经济观察报提供了一组数据,根据欧盟海关和知识产权组织2017年6月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86%的假货来自中国和香港,报告还显示,2013年到2017年全球贸易来自中国的假货呈现上升趋势。“实际上,我们现在已经进入到了一个叫做‘审假疲劳’的时代,对于假货,大家都麻木了,但这个形势非常严峻的。”船山资本创始合伙人刘国华在拍拍看公司融资发布会中表示。3月11日,拍拍看公司发布了A轮融资的消息,投资方即为船山资本,投资金额为2亿元。

    伴随消费在中国经济增长中所起到的作用日益重要——在过去5年时间中,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呈现一个逐步上升的态势,这是中国经济增长动力中一个重要的结构性变化。按照政府工作报告中公布的数据,2017年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已经达到了58.8%——“打假”的迫切性也在不断上升。

    造假是一个复杂的经济学、社会学问题,从供需市场变化、生产能力、执法环境等多个方面都可以找到原因,但是“打假”本身的效率也是一个需要探讨的问题。

    “打假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,但是从某些方面说,此前的打假主要是针对制造端和流通领域,但是随着现在假货生产链条的逐渐演变,这种打假方式可能会越来越难取得效果”,陈明发对经济观察报表示。

    陈明发表示,现在很多造假工厂掩藏在深山或者居民区、地下室里,而且多个聚点分工合作,让监管的难度不断提升。对此,他认为,打假应该从消费端着手。“我们做过测算,只要20%的消费者有能力和意愿辨别假货,并拒绝购买假货,那么计算上举报、赔偿等途径,整个市场上的假货就会出现大批量的减少。”陈明法对经济观察报表示。

    在陈明法的设想中,整个打假环节中,最重要的一环是让消费者拥有极为便利的途径,快速辨别出商品的真假。

    两次防伪“战斗”

    该如何让消费者能够快速的辨别假货?基于这一需求,陈明法发明了两种防伪技术。

    1994年,陈明发发明了电码防伪技术,这是他第一次尝试参与这场“打假”战争。

    简单来说,“电码防伪”就是给每一件商品贴上一个标签,标签里藏一个只有刮开后才能看到的密码,消费者刮开之后打电话到数据中心核实一下这个密码对不对,如果密码对的话,就能认定为该商品是真的,如果密码不对就认定商品是假的。

    在此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中,“电码防伪”技术得到了普遍的应用。但是,这项技术依然存在一些问题,比如消费者需要打电话来查询,增加了消费者的时间成本,更重要的是,制假者在此后通过一些途径—比如与企业内部人士串通———获得了真码,导致“真码假货”的情况时有发生。

    “之前有一家提供防伪技术的企业,就是出现了‘真码假货’的情况,被客户告上法庭,并索赔数百万。这个案例也说明了电码防伪技术在安全性上有漏洞,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。”陈明发对经济观察报表示。

    1998年,陈明发又提出了一项被称为“纹理防伪”的技术。所谓“纹理防伪”简单来说,就是在造纸的时候把头丝一样的黑色纤维打碎放入纸张中,随机分布在纸张的表面。这种随机性让这些“纹理”具有极难复制的特性,并且纸张表面印出若干区。这些分布的图案会进入数据库,当消费者买到商品时,再通过电话询问在某某区是否有某种形状的纤维,以此确定真假。

    与第一代防伪技术相较,纹理防伪的复制难度更大,安全性更有保障。但是,消费者需要通过电话询问图像,时间成本更高。更重要的是,即使是这项极难复制的纹理技术,在此后的数年中,依然被一些造假者攻破。

    陈明发提供了一个攻破的案例:在纹理技术出现后,有造假者把纹理防伪标签买回去,照着这个样子,拿着放大镜一个一个摆,摆出来一模一样的纤维纹路。这样造假成本很高,一个标签的成本得20元,但是由于假货的利润可以达到几百块钱,因此还是有很多人通过这一方式来造假。

    “防伪技术都是有时间效应的,一般来说两年内不被攻破就是一个合格的防伪技术,有些技术甚至出来两个月就被攻破了。造假的人很灵活,”陈明发对经济观察报表示。

    最后一战?

    刘国华只用了10分钟的决策时间,就决定投给拍拍看公司2亿人民币。

    “这个项目是我投资最快的,前前后后三个月,其实真正的决策时间也就是十分钟”,刘国华在拍拍看公司融资发布会中表示。

    让刘国华如此快速做出决定的主要原因,是陈明法提出来的“锯齿防伪技术”。在陈明法看来,锯齿防伪技术与此前两代技术有极大的不同,不论是在不可复制性、便利性等多个角度,锯齿防伪技术都有很大的进步。“对于防伪技术而言,安全性并非唯一的要求。实际上,我们内部设置了三个标准,第一个是安全性,就是能不能百分之百鉴定真假;第二个是能不能人人都学会;第三个是消费者能不能在一分钟内完成鉴定”,陈明发对经济观察报表示。

    按照这一标准看待此前的两代防伪技术,均有短板尚待补足。但是锯齿防伪技术则更好的符合了这三点要求。“打印品的锯齿特征具有不可复制性,即使造假人和企业内部人士勾结,获得了数据库内的图形,但是当他再次打印,企图造假的时候,必然会产生新的锯齿,这个就和此前的图案不同,无法以假乱真”,陈明发对经济观察报表示。

    根据陈明发的介绍,在锯齿图形通过打印行程后,将会被存入数据库。而消费者在购买商品后,只需要通过智能手机相应的功能进行扫描或者拍摄,上传至数据库即可。上传后,数据库利用图像识别技术,自动匹配图案,如果有储存,即为真,没有则为假。

    “按照我们目前设定的标准,消费者等待结果的时间大约为1分钟左右,在5G普遍应用后,这一时间将被缩短到仅有数秒,操作起来也非常方便”,陈明发对经济观察报表示。

    值得关注的是,锯齿防伪技术实际上应用了一系列近年来才趋于成熟的技术,比如大数据、图像识别等。而其立足的基础也得益于移动网络的普及——按照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显示,截止2017年年中,中国手机网民数量已经达到7.24亿。“智能手机的普及,实际上让每个人都有了一个可以随身携带的‘检测仪’,而互联网则为快速辨别货物真假提供了途径”,陈明发对经济观察报表示。

    陈明发对于“锯齿防伪技术”这一新技术浪潮中形成的防伪技术颇具信心。“防伪技术要在打假领域发挥作用,不能是个短时间就能被攻破的技术,它需要更长的生命周期。我希望这一次的‘锯齿防伪技术’能够有更长的周期,能够在打假中发挥更大的作用”,陈明发对经济观察报表示。(经济观察报 记者 宋笛)

 



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加入我们
Copyright © 2008-2010 中国国家品牌网 版权所有 中国品牌建设促进会 中国物品编码中心 技术支持 北京尚优力达科技有限公司
ICP证号: 京ICP备11036137号